4000-5577-19 vip@yaodo.cn

很少有人知道,在我们的周围有一个有些神秘的群体:他们中有的身体健康,却以身“试药”,换取每月数千甚至上万元的报酬;有的身患重病、经济拮据,为了多一份生的希望,成为新药试验的“小白鼠”。
中介操控“试药人” 帮着作假通过体检
中国每年有800多种新药进行人体试验,涉及人群约50万人。北京有数十家拥有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医院,每天都有试验进行。
在一种新药进入市场过程中,会有几个关键的环节构成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。在这条“利益链”中,一些招募“中介”瓜分了北京大部分药物临床试验机构。为了让受试者成功通过体检,每位招募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。因为受试者成功完成试验,他们才能拿到招募费。王洁(化名)今年就在某医院用假身份证通过筛选,参加了两次试验,拿到近一万元补偿金。
除了用假身份证、用他人尿检,受试者还有很多招数通过体检。2014年,一位女性受试者在参加试验之前就已怀孕,但自己和医院都没有察觉。试验结束后才发现,医院劝其打掉,因“药物会对胎儿有影响”。有了解情况的受试者透露,该女士在体检时用了其他人的尿,没有检查出已经怀孕。但她本人并不承认,最终医院赔偿几万块钱,很快就被她和男友挥霍一空。
按照规定,受试者在参加药物试验之前应签署一份“知情同意书”,其中包括试验项目的内容、约定的各方责权利关系,以及药物试验的风险。尽管如此,很多受试者认为“知情同意书根本没用”。试药的风险跟赔付保障缺失,让职业“试药人”面临着巨大的风险。一位20岁男子在参与消炎药试验后,体内产生抗药性,生病后再吃消炎药不再起效。

药厂给每人出3万 试药人只拿到2500
医药企业处于这条利益链的顶端,他们要追寻的利益也是最大化。临床试验的人为操作直接导致了数据造假的可能性。
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上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,因临床试验数据不真实、不完整等问题,国家食药监总局不予批准的、药企自查申请撤回的药品注册申请高达1184个。核查当中,五家三甲医院涉临床试验造假被立案调查。
据药企知情人介绍,医院之所以愿意做临床试验,一方面是研究费用可观,另一方面医生可作为研究成果发表论文。在一次试验中,受试者冯飞(化名)发现药厂给每个受试者的费用超过3万元,但医生让他们签的知情同意书上的报酬是2500元。这意味着中间的差价被医院和中介盘剥掉了。
而作为临床药物试验利益链最末端的受试者,往往无法有效保障自身利益。在“知情同意书”中,对于药物引起的伤害补偿,表述一般都称“将赔付合理治疗伤害的医疗费用及适当的补偿费用”。“这样写是为了模糊赔偿金额”,知情人称,“很少听说过药厂给受试者买保险”。

持续、稳定、健康与关爱
[易试药]中国受试者招募和服务平台
将用心引领试药的无限权益
保障受试者知情权、隐私权、补偿权,
安心托付,将幸福留给家人
我们邀您,共同投身伟大的试药事业,
安心加入,将爱奉献给社会